• 圖片一
  • 圖片二
  • 圖片三
  • 图片四

服務專區

百達財富集團業務合作夥伴:

  • 詳細頁面

     

    事件:今日凌晨,IMF宣布将人民币纳入SDR,权重被最终定为10.92%。1969 年IMF创设特别提款权(SDR),旨在弥补美元储备的不足,支持固定汇率的布雷顿森林体系。SDR 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,素有“纸黄金”之称。IMF执行董事会每五年会对SDR篮子货币及其权重进行评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一、人民币纳入SDR,国际化迈出一大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人民币成为SDR篮子中第一个来自新兴市场的货币,在世界货币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。理论上人民币已可与美元、欧元、英镑、日元等发达货币并列,人民币在SDR中权重最终被定为10.92%,超过了日元(8.33%)和英镑(8.09%)。调整后美元权重从41.9%下降到41.73%,仍旧最高,欧元从37.4%下降到30.93%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SDR采用出口贸易占比和“可自由使用”两大标准来评定入篮货币,加入SDR不仅是对人民币国际地位的认可,更是对中国经济、金融实力的认可。而人民币国际化、自由浮动汇率、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“四位一体”,互为充要条件,必将加速国内市场的改革开放进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二、长期看,增加人民币资产需求达数千亿美元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纳入SDR相当于为人民币贴上了“硬通货”的标签,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将增加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。当前全球官方储备中美元、欧元、英镑、日元分别占63.8%、22.5%、4.7%和3.8%,人民币在1.1%左右。加入SDR后,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占比若赶上日元,全球央行对人民币资产需求将增加2100亿美元,若赶上英镑,将增加约2900亿美元。而一些海外基金、投资机构等私人部门也会增加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,总量更为可观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三、国内利率仍高,债市对国际客户仍有吸引力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08年金融危机以来,美、欧、日等发达经济体相继实行量化宽松政策,短期利率迅速降至零值甚至负值,“大水”消灭了一切高息资产。相比之下,中国虽然也在宽松,但程度远不及欧美,当前利率水平仍处于高位。从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看,美国为2.22%,欧洲0.58%,日本0.32%,中国则高达3.04%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所以中国债券市场对于海外央行、养老金、保险公司等长期机构投资者更具吸引力,未来国际投资者比重有望上升。截至15年6月,境外机构在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规模占比仅2%左右,相比之下,韩国境外机构持有国债比例约23%,日本约8%,而美国比例接近48%。随着海外投资者不断加入,我国债券市场容量和活跃度都将提高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四、股市的海外机构配置需求也会增加,蓝筹价值股或更受青睐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人民币纳入SDR可以作为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催化剂,相应会为海外投资者提供更多渠道参与内地股票市场。14年11月17日,沪港通开通,目前使用额度达1208亿人民币,在开通的一年里,为A股市场贡献了1.54万亿元的成交额。如今深港通也“呼之欲出”,加入SDR也可促进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,这都将为A股市场带来更多流动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根据过去QFII、RQFII和沪港通的投资经验,随着A股市场不断开放,海外机构的进入或增加对稳定型蓝筹价值股的需求,改变成长股“一枝独秀”的局面,股市定价进一步向国际接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五、资本项目开放或提速,资金双向流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全球官方储备和贸易结算中,美元占比都在50%以上,占据主导地位。所以往前看,人民币国际化仍将持续推进,我国资本项目开放也将提速,海外资金会加速进入中国,同时国内资金也会出海。从各方信息看,未来有可能出台以下针对资本项目开放的措施: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1)正式推出个人投资者出海计划(QDII2),放松对个人跨境投资的限制;

     

    2)尽快推出“深港通”,加强在岸和离岸市场之间的联系;

     

    3)允许境外主体在中国市场发行金融产品(衍生品除外);

     

    4)进一步扩大QFII、RQFII和QDII的参与者群体、投资范围和投资额度,可能最终改审批制为注册制;

     

    5)进一步升级自贸区内的金融开放措施并扩大自贸区试验的辐射范围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六、汇率市场化加快,在美元加息周期中,人民币仍存贬值压力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美联储12月加息几成定局,中国经济仍未有复苏迹象,在美元加息周期和人民币降息周期中,人民币存在贬值压力。而11月以来人民币持续小幅贬值,周一外汇市场美元成交量仍在162亿美元高位,在岸汇率创9月以来新低,离岸在岸贴水有所扩大,此前为准备SDR而推延的贬值压力,存在阶段性释放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