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圖片一
  • 圖片二
  • 圖片三
  • 图片四

服務專區

百達財富集團業務合作夥伴:

  • 詳細頁面

    前言

    电视剧《大宅门》里,白景琦要整合济南地区的阿胶产业,但手头没钱。于是想了个办法,将一个封好的箱子拿到当铺借钱,说里面装的是祖传的宝贝,但不准启封验货。掌柜的基于对白家老号的信任,没看到当物的情况下借给白景琦2000两银子。后来白景琦买卖赚了,前去赎当,告诉大家箱子里是他的一泡屎。

    银行间票据买卖经常不验票,只要能还上,里面封的就是传家宝;要是还不上,打开就是一泡屎。

    这是网友“王团结”对今日媒体报道出农行39亿票据窝案后的感受,或许并不是那么准确,但大致差不多:

    农业银行的人打开保险柜,想把39亿票据拿出来进行贴现。可打开保险柜的那一刻,全都傻了,里面没有票据,只有一堆烂报纸。锁在银行保险柜里的票据不翼而飞,钱到哪里去了?

    农行票据引爆39亿缺口

    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分行(下称农行北分)2名员工已被立案调查,原因是涉嫌非法套取38亿元票据,同时利用非法套取的票据进行回购资金,且未建立台账,回购款其中相当部分资金违规流入股市,而由于股价下跌,出现巨额资金缺口无法兑付。由于涉及金额巨大,公安部和银监会已将该案件上报国务院。

    据了解,这2名员工都比较年轻,一名为入行五年的投行票据业务部赵姓员工,年仅32岁,背景深厚;另一位是新员工,入行时间不久。据农行内部人士透露,农行北分人员背景复杂,员工中不乏高层领导亲属。

    据了解,案件的大致脉络是,农行北分与某银行进行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,在回购到期前,银票应存放在农行北分的保险柜里,不得转出。

    但实际情况是,银票在回购到期前,就被某重庆票据中介提前取出,与另外一家银行进行了回购贴现交易,而资金并未回到农行北分的账上,而是非法进入了股市。“农行北分保险柜中的票据则被换成报纸。”一位接近农行北分的人士对此证实。

    而有媒体爆出,农行出现38亿元巨额票据事件,有中介机构以“一票多卖”的方式从银行内套取资金。该事件在票据市场刮起一轮风暴,导致票据利率大幅上涨。

    “这是典型的内外勾结的操作风险,按照规定,票据业务按约定封包入库,票据出库会经手多人,经办方不能负责保管,犯罪成本高。”一位银行风控部门人士表示。

    据了解,由于票据回购业务涉及计财部门、柜台部门、信贷部门等前、中、后台至少四个部门,只有串联才可以违规操作,因此这一案件显然不仅仅涉2人,而是窝案。据消息人士透露,农行北分2015年违规进行票据回购规模累计达到70亿元。

    承兑汇票的期限最长是半年。某银行人士介绍,在去年6月底的股灾之前,很多资金借道票据融资进入股市,这些票据没有真实贸易背景,相当于打白条,股灾之后,票据套现做的场外配资出现大笔亏损,“最后连渣都没有。”

    这位人士说,这一现象在江浙一带非常普遍,窟窿非常大,基本上每家银行都会有。“农行这次爆出的39亿,不过是冰山一角。”

    流动性风暴

    在春节前后市场资金短缺的背景下,此次“票据风暴”也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流动性紧张。因为票据融资规模非常大,将近五万亿,影响不言而喻。

    华创证券分析师屈庆、齐晟、吉灵浩表示,近期票据利率也出现了快速反弹,值得关注。从数据上,票据利率的反弹既有资金紧张的影响,也可能和近期大行加大对票据业务风险管控有关。

    2015年底,银监会下发了《关于票据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》(203号文),203号文称按照2015年现场检查计划,各银监局分别对辖内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2015年上半年票据业务进行了现场检查。

    检查发现,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办理票据业务中均不同程度存在不审慎行为。203号文提到其中一个风险现象是,银行与票据中介联手,违规交易,扰乱市场秩序。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与中介合作,离行离柜大量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票据贴现,非法牟利。文件发出后,多家大行进行紧急自查,暂停部分票据业务操作。

    票据类理财产品也受到了冲击,该类理财产品年化最高收益达到7%,远高于新发的银行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。据《南方都市报》,浙商银行负责票据业务的管理人士表示,银监会《通知》对包括互联网平台在内的票据中介机构的影响更大。

    对股市影响几何?

    农行“窝案”背后接近5万亿票据业务的清查,直接导致了一场流动性的风暴,也不可避免的导致相关资金为逃避清查而从股市抽身,这是近期股市动荡的另一个注脚。

    A股君认为,农行票据案显露的只是银行资金与股市关系的冰山一角,随着资产荒的愈演愈烈,2015年以来银行还有一种新的动向,借夹层投资(介于股和债之间)进入股权市场。

    银行理财当然不能直接投资股权,它一般以优先级资金进入股权投资市场,并有两种常见的模式。第一种模式被称为“明股实债”,银行以优先级资金投资企业股权,并通过回购协议获得固定回报,杠杆率通常并不高,2~3倍较为多见。

    而另一种安排,则“股性”更强。它不仅有固定回报,还能按比例分享利润,甚至还有PE中常见的对赌协议。该模式比“明股实债”收益更高,而使用的杠杆率也可以高很多,业内甚至有数十倍杠杆的案例。

    这两种夹层投资模式广泛存在于PRE-IPO投资、上市公司并购、定向增发等业务中,甚至投资中小企业的产业发展基金也常有杠杆安排。

    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统计,在20万亿元的银行理财中,夹层类资产占比恐怕在两成以上(编者注:和票据业务规模类似,约为4万亿元)。

    而某银行这一占比已逼近四成。如果没有监管措施跟上,银行的夹层投资可能会继续增加。已有多家银行表示,“股权”将是他们2016年的理财资金投资重点。

    华东地区某信托公司的信托经理亦表示,他们正在内部组织样板案例的学习,并作为公司未来的重点战略,各合作银行也态度积极。

    A股君认为,银行理财资金进入资本市场是大势所趋,也是支撑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。但同时,银行理财资金进入资本市场都是通过加杠杆的形式,并对劣后资金设置了平仓线,这是导致诸如慧球科技大股东爆仓事件的直接原因,加剧股市的波动。未来,银行理财的“缩杠杆”和“禁强平”有必要提上议程。

    总之,正如A股君一直所说的,2016的股市是无比动荡、纠结的市场,非常不适合散户交易,选对股也很难赚钱发家,但选错股大概率会遭遇血本无归,和垃圾股背后的庄家、控股股东、甚至银行夹层投资一起玩完。